唯物郭辉

2020-03-28 18:36 电商

「唯物」郭辉:为什么让iPhone实现双卡双待也有门槛?

编者按:郭辉是「时云医疗科技」的创始人,RyFit体质分析仪是他的得意产品。但突然有一天,郭辉说他要做双卡双待的智能硬件产品,并创立了「号码生活」。以下是他对「双享号」这款产品的自述,相信看完以后,你会知道为什么它和市面上的同类产品并不一样了。

阿里小号和苹果皮?都不是经常有人问我,你们的产品是做什么的?我只要一说是让iPhone实现双卡双待功能的时候,几乎每个人都会接一句,那不就和「苹果皮」差不多么?

在我看来这是个天大的误会,我们的产品和苹果皮完全不一样。苹果皮是怎么做的?他是在一个壳里加入了完整的通讯模块,整个功耗是相当大的。按照他们给出的理论待机是一个星期,但实际情况可能受信号等因素影响只有两三天。

也有人说用阿里小号也能实现和我们产品类似的效果,而且还不需要SIM卡。实际上那是阿里动用政府资源要来的一批号码,都是浙江那边的,很有限。阿里小号的号码虽然可以换,但没有「沉默期」,我也用了阿里小号,是个新号码,但却不停的给我发上个用户的水电账单信息,个人隐私全都暴露了。

工作模式上的区别就更大了,阿里小号采用的是转接原理,在拨打的时候是先呼叫小号所在的阿里通讯中心,然后由阿里通讯中心去呼叫被拨打的用户,所以在拨打的时候是听不到振铃的,而且转接的接通率肯定是不如直接拨打高。

双享号的双卡双待功能来自于我们自主研发的「信芯」,这个信芯是什么呢?是去掉通讯模块中所有多余的东西,只保留SIM卡鉴权部分和必要的周围电路。通过每隔十分钟进行一次SIM卡鉴权(运营商标准协议),将鉴权信息包通过蓝牙传递到中,再由App通过VoIP拨号到运营商的核心。这个模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的。

传统的工作模式是怎么样的?首先是Modem来读取SIM卡的鉴权信息,之后传到基站再由基站传到核心完成整个通讯的过程。而现在这个传到基站的过程被我们的App直接传到运营商的核心取代了。我们是第一个基于SIM卡认证体系,但却从络通道接入到运营商核心的产品。

为什么说我们不怕山寨芯片的研发并不是抄抄外观这样简单的事情,要把鉴权部分从Modem里面剥离出来,并且还要能独立工作和保持稳定性,原理不难,但要保证稳定运行,这个过程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调试。一般从构思到稳定生产,需要个月时间。

体量大的公司像华为、小米都有能力做芯片,做一个一样的东西大概也用不了几个月时间,但他们都是Android厂商,大多带有双卡双待的功能,不需要再做这样的东西,而且还会把用户往iPhone那边推。而小公司想要打造一个一样的产品,即使是找外围的芯片厂做研发,没有接近一年的时间产品也休想稳定。

芯片做完了还不算完,毕竟你不能直接拿着一块电路板上市。模具的大小和形状同样是要考虑的事,我们从6月开始从T1到T4一共做了四版模具,遇到过microUSB接口不居中,卡扣由于模具太紧打不开,以及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有些时候即使费劲调试也难以解决问题,T2出来后,我们发现国产蓝牙经常连接不上,断线问题非常严重。经过技术排查,发现有一批台湾那边生产的蓝牙芯片质量不稳定,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又把蓝牙芯片换成了新加坡产的,再经过仔细测试之后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。

怎么和运营商谈笑风生即便是小公司将芯片打造出来了,对我们来说也没有威胁,因为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更难的事情,那就是搞定运营商。

和普通的VoIP不同,双享号不仅能接打,还能够收发短信。要做到这一点,不可能绕开运营商,一定要打入运营商内部,也就是说要把服务器放在核心里面。与运营商谈判和博弈,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。

比起互联先锋们,运营商无疑要保守的多,但互联公司提供的服务都离不开运营商。我的合伙人和运营商打交道打了十几年,所以对运营商的底线和要求都清楚,但我们依然和运营商谈判了6个月。接入运营商的核心,这可是运营商的命根子,我不说你也知道有多少难度。

那运营商要的是什么?自然是希望更多的用户和利润,互联的免费精神(付费增值)和传统的运营商就像是楚河汉界,两者几乎是完全对立的。怎么能让运营商接受我们?共同利益是唯一的可能,依靠双享号运营商可以增加用户与卖套餐。用户可以得到双卡双待的同时还能免掉长途出差的漫游费。这是一个双赢的选项。

供应链是现在的桎梏为了让「双享号」这款产品能卖到更多,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将成本压低了。你看市面上这么大小的产品,大多具备防丢的功能,但我们没做,就是为了节省下成本将价格压到能让用户惊喜的程度。

但是成本压低的结果就是,在供应链这边我们产能出现了问题。除此之外,还有些大大小小的问题。第一次出现问题是耗电超出我们的预期,我们计划使用时间为12天,但第一批产品只能使用天。

运营商和国代渠道将会是我们的主要渠道,订完有望达到千万级别,但我们的产能现在差得比较远。因为我们的体量较小,资金也有限,不可能一下子拿下千万级别的订单。所以在代工厂优先级上会排在比较后面,三个月的产能也就50万。而光运营商给我们的订单都不只这么些。下一步我们准备把代工厂从台湾转到大陆这边来,应当能缓解这个问题。

除了生产,定价方面也比较头疼,运营商那边想把我们的产品作为iPhone的附赠礼品之一,所以希望定价高一点,有利于他们减少成本。而我们希望把定价压到50元以下,这个价格绝对超乎大部分人想象,我们必须一击而中,把它打造成爆款。

最后想说中国有8亿多用户,其中有上亿的人拥有iPhone

唯物郭辉儿童能用的止咳药
剖宫产术后便秘饮食调理
心肌梗死患者康复用药有哪些